汉语言

汉语言文学、汉语言专业:八方才俊、殊胜因缘

杨慧林

高考总是要填报专业的,但是真正读过一点书的人都知道:本科生其实还谈不上什么专业。过于急切地进入我们自以为有用的专业,或许恰恰是因为我们尚不了解成长成才的因缘所在,也低估了自己的潜能和格局。

越是专门”“有用的专业,其本科生未来的专业对口率越低;在相对发达的地区尤为如此。据香港教育机构的一项统计:求学于某些热门专业的本科生,最终的专业对口率甚至还不到百分之一。那么如何才能摆脱从众的惯性、做出惠及一生的睿智选择?

简单地说,最适合本科生学习的专业,当然是基础学科,比如中国语言文学

中国语言不就是百姓日用、街谈巷议?中国文学不就是唐诗宋词,甚或金庸、莫言?如果我们怀有更大的志向而并不甘心于舞文弄墨,如果无用的专业并不能奠定未来的前程,如果寒窗苦读未必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凭什么要枉费四年去纠缠谁都知道一点的语言文学?

成才之要,品性、能力、见识、修为而已,从政从商、经世济民,莫不如此。然而腹有诗书气自华,诗书之学养,何以谈?不仅如此,在任何一种文化中,真正能把握母语奥妙的人历来甚少,能用生动的语言表达准确的思想者,更是少之又少;但是注定要引领未来的各界精英,从来都是由此而出。也许可以说,所有的专门知识都来得及弥补,唯有九层高台之下的累土,万万是弥补不来的。语言文学已经远远超出语文之谓,志存高远者无论心系何处,最终的事业之、行路之,往往就取决于这一累土

而根据笔者的切身感受,近些年的人大文学院又为基础学科的高等教育增添了特别的亮色,其中最为突出的,正是本科生的综合学养、基本能力、人文情趣和国际视野。既有自得之乐,也就举不避亲,与人分享一二。

仅从学科设置上看,人大文学院与其他大学的文学院或中文系好像并没有太多差别,比如大家通常都设有汉语言文学汉语言两个本科专业,亦即文学语言;细分下来又有文艺学”“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汉语言文字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汉语国际教育等可供深造的专业;人大文学院也不过增加了艺术学门下的电影学戏剧戏曲学而已。但是在这些传统学科的基础上,人大文学院于2010年创办了国内第一个古典学实验班,此后每年均从全校不同专业中选拔学生,并探索本硕博阶梯式人才培养模式。古典学实验班立足元典、中西兼修的学术理念也影响到文学院的其他学科,遂如春水吹皱、波及校园,汇聚起一群最为博学、儒雅的牛人

人们常说文学院多重学术研究而没有文学创作,人大文学院的作家团队却始终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这里担任全职教师的不仅有阎连科、刘震云、劳马、梁鸿等著名作家,有王家新、王以培等著名诗人,还有80后青年作家张悦然等。他们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国际写作中心,遍邀国内外名家任教,198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因卡(Wole Soyinka)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Mario Vargas Liosa)、墨西哥著名作家皮托尔(Sergio Pitol)、以色列著名作家奥兹(Amos Oz),也吸引了张楚、蒋方舟、郑小驴、南飞雁、孙频等文学创作新秀前来求学。

人们以为中国语言文学必与青灯古书相伴,人大文学院的国外教师却也是济济一堂,并与海外名校交往密切。这里有长江学者大卫·贾斯柏(David Jasper)海外名师藤井省三、高端外国专家罗兰·博尔(Roland Boer)和长期讲授希腊语、拉丁语、希伯来语的著名学者雷立柏(Leopold Leeb);以柯马丁(Martin Kern)教授领衔的古代文本文化国际研究中心则是以东西古典文明研究的一流学者为依托。人大文学院不仅资助优秀的在校学生出访交流,每年还派遣20多名志愿者分赴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爱尔兰都柏林大学、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瑞士日内瓦大学、德国莱比锡大学、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等海外孔子学院实习。人大文学院自2007年以来连续承办的五届世界汉学大会,更是文学院学生亲密接触各国名家的盛大节日。

就业难已是选择专业的话题之一,而人大文学院的本科生一向以继续升学或出国深造为主,所占比例约为70%。相对而言,就业似乎还不是他们最主要的关注点。人大文学院直接就业的本科毕业生,则集中于党政机关、文化教育单位以及传媒、金融、通讯等领域的国有企业,也有一些志在四方的优秀学子选择到西部地区发展。一届又一届毕业生的优秀素质早已声名在外,令人欣慰。

人大文学院本科毕业的校友,在学界有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刘梦溪,北京大学中文系原系主任温儒敏;在政界有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福建省省长于伟国;在文化界有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管士光,《炎黄春秋》杂志总编辑吴思;在传媒、金融、通信等领域也有很多杰出校友。他们不仅维系着关心后学的优良传统,也是人大文学院最闪亮的名片。

人大文学院之所以值得推荐,还因为你将在此认识一批名师大德,见识一种优雅而沉静的生活态度、执着而智慧的思维方式;举手投足皆是学问,吃茶说法处处玄机。进入这样的群体,既让你颐养性情,也是为你真正的人生起点找到一块基石。

我本人曾在人大文学院读书,随后又在这里执教至今。师友迎新、稚子候门的场景令我始终难忘。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为你们迎新、候门。 


分享到: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中国人民大学本科生招生办公室 京ICP备0506682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