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PPE实验班)

作为理想主义者与行动主义者的PPE

徐尚昆

PPE(Philosophy,Politics and Economics;哲学、政治学与经济学)对于国内同学而言,可能是个相对陌生的专业,因为中国大陆只有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两所高校直到最近几年来才开设这一本科专业。但PPE专业在全球学科体系和人才培养中却享有盛誉,PPE首创于英国牛津大学,已有近百年历史,牛津大学38个独立学院中有26个学院招收PPE学生,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国王学院、华威大学、耶鲁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杜克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均开设该专业,PPE专业凭借其卓越的培养模式和严苛的专业训练,造就了一大批政治精英与学术领军人物。

PPE专业设置的初衷,就是深刻认识到单一的学科视野已经无法为日趋复杂的现实世界提供令人满意的解释。正如我们所见,当前世界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诸如生态危机、贫富差距、恐怖主义、区域冲突、生命伦理等都不是某一单一的学科可以认识和理解的,你很难说贫富差距是个经济学能解决的问题,你也不能说恐怖主义是个单纯的文化或政治问题。马克斯·韦伯很早以前就认识到社会现象并不像自然现象那样可以建构出一些单因果的线性关系,而是存在一种多因多果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的困难程度以及对这种复杂性的执着求解曾加剧了韦伯的精神危机,韦伯提出的著名的政治社会学分析框架,政治经济价值三维分析模型,便是对复杂社会现象的一种解释方案。不难发现,韦伯的政治社会学三维分析模型与PPE的专业方向不谋而合,这或许并非巧合,而是因为PPE专业的使命就是要探索人类社会的非线性复杂关系,其初衷与韦伯的学术旨趣如出一辙。我们清醒地认识到,离开政治层面的探讨我们无从获得对经济问题的准确把握,离开经济分析同样无法获得对政治问题的深刻理解,而包括经济、政治在内的人类活动都脱离不了作为活动主体的人的观念、价值、意识形态以及深层的哲学思考。我们面对的经验世界和人类社会绝非像现有的学科部类那样能够做出严格的区隔和分块,只是人为的学科分割带来了视野的局限和理解的偏差。因此,PPE专业主张用多学科和交叉学科的视野理解复杂多变的现实世界,倡导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三个学科内在逻辑的一贯性与交互性,打破因学科分割带来的视阈局限和对人类社会的片面认识。作为20世纪最杰出的思想家之一,哈耶克在谈及其专业道路选择时说:我原本对生物学感兴趣,但一门哲学原理课改变了我的决定,哲学原理的授课老师在讲授亚里士多德时说亚里士多德认为,伦理学包括三个部分:道德科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听了这番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正是我想要的’”。哈耶克放弃了生物学以及单纯的经济学学习,而是对从哲学层面探讨经济与政治结构的互动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并以巨大的道德勇气和毫不气馁的决心成就了其伟大的思想体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哈耶克的学术道路和思想历程为PPE树立了典范。

我们可以遵照上述跨学科视野的思路为PPE提供一种专业图景,但许多人或许依然会疑惑,到底什么是PPE?可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学术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PPE学科定义(虽然单纯从字面上理解也未尝不可,但这种理解很可能是肤浅的)。我们曾多次尝试给出答案,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这种失败几乎是被注定了的,因为每一次言说都是对PPE未被言说的无限可能的剥夺。但我们还是愿意在这里分享另一种对PPE的理解:如果说经济学、政治学以及一切被细分的社会科学关注的是社会如何可能以及合作如何可能等经验世界的具体展开,那么,PPE就是要通过对经验世界的强烈的介入来回答形而上学的难题,何为美好生活以及何为理想社会,如果说社会如何可能以及合作如何可能是一个认识论或方法论的问题,那么何为美好生活以及何为理想社会则是一个道德哲学的问题。如何将认识论与道德哲学结合起来,便成了PPE的核心使命,这就要求我们既要打破价值与事实二分的教条,在经验世界与道德哲学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平衡,又要试图去把世界推向某一个方向,告诉人们,我们到底应该努力去争取一种什么样的理想社会。这当然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学或政治学的议题,也非哲学所能回答。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说,PPE不是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三个学科的简单组合,而是一种新的生成,在这种生成里,赋予了PPE新的生命与责任。

PPE学生要同时修读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三个学科的基础课程,哲学的基础课程包括形而上学、知识论、伦理学、逻辑与批判性思维、政治哲学,政治学主干课程包括中国政治思想史、西方政治思想史、外交学、国际关系、比较政治,经济学核心课程包括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在核心课程学习的基础上,学生根据自身的专业兴趣,确定特定的专业方向,有选择性地进行深入系统的专题研究。通过基础课程学习和专题研究,PPE学生应该掌握扎实的理论基础与过硬的研究方法,培养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思维与能力,这种思维和能力包括高度抽象和概念能力、逻辑自洽论证的偏好以及批判反思的主体意识。此外,PPE学生还应谨守明确的问题导向、强烈的现实关怀与严肃的专业精神三个基本原则。其中,明确的问题导向要求学生围绕某一特定的问题域开展系统深入的训练与研究,避免浅尝辄止、蜻蜓点水导致的全面的肤浅;强烈的现实关怀是指PPE学生要紧扣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难题与困境,以一种担当的勇气和决心去谋求社会的进步与人类生活质量的改进;严肃的专业精神是指要摒弃好高骛远、眼高手低的幼稚,以脚踏实地、沉潜往复的钻研精神,培养一整套专业的素养和规范。

       如果同意上面的说法,那么选择PPE可能就不是个容易的决定, PPE意味着超负荷的学习、海量的阅读、严格的自律、敏锐的问题意识、几近严酷的专业训练以及强大的内心。理想中的PPE学生应该是这样的:具有独立自主的个性,强烈的价值信念,敢于追求理想并积极承担责任的勇气。PPE学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有着对正义的秉持坚守以及对理想社会追求不可遏制的热情;PPE学生是一个行动主义者,他用他的实践试图去改进社会的效用、增进社会的福利,只是,这个行动主义者被赋予了价值与理想的光辉。 



分享到: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中国人民大学本科生招生办公室 京ICP备05066828号-1